您的位置:首页 >> 强暴小说 >> 被妈妈的女同事上了
被妈妈的女同事上了
「刘宇,刘宇,快过来……」「又怎么啦,我正学习那……」好不容易有个星期天也不让我消停一会儿
  「还不快过来……1……2……2。5……」「唉……」,老佛爷老是这一出,无可奈何。
  「太后老佛爷吉祥,奴才到,您有何嘱咐?」说着我做了个跪安的动作,逗的老妈咯咯的笑了起来。捏起了我的脸颊「就你贫……」说着还是不放过我可怜的脸颊,捏来捏去。
  「哎呦……老妈不就晚了几秒钟吗,饶了奴才吧,你也老大不小了,别老欺负我啊」「我老了?那不都是为了你这个鬼灵精!」老妈说着,手上捏我脸颊的力道可又大了一分。
  「哪……哪有,对我来说母亲大人有如3个15岁的清纯少女,活泼可爱,我见犹怜,要不该明儿起我叫你妹妹吧?谁让你看起来这么年轻呢!」果然老妈又被我逗得咯咯笑了起来。
  不过这次俩个手捏了捏我俩边的脸颊终于放过了我。
  「老妈,到底有什么事啊?我正忙着那!」边说边揉我那可怜的腮帮子。
  「你记得芸姨?我的老同事,以前常来我们家的那个。今天她要搬到隔壁了,一会儿就来了,你去下边帮帮忙。」说起这个芸姨我倒是印象很深刻,以前经常来我家玩,是她穿着很前卫,很风骚。穿什么衣服都要故意漏掉上衣的几个扣子,或者干脆不带奶罩,尽情的展漏她迷人的身段。好久不见了也不知道她现在如何。听说芸姨30岁的时候死了老公,也没再嫁,自己一个人把女儿养大,也还好他老公留下点财产,让她们母女俩衣食无忧。
  芸姨的女儿小柔长得温柔可爱,有点像徐若瑄,168的个子,真是亭亭玉立。
  年纪跟我相若17岁的样子。从不抹胭脂水粉的她,就越发给人青春焕发的样子,有如丁香般的淡雅脱俗。不过人不是完美的,她的缺点就是身材很一般,刚刚发育的样子。脾气也象个公主一样,非常的高傲,都说单亲家庭里长大的孩子比较懂事,我看这是个例外。
  「嘀……嘀……」楼下传来了倒车的声音。
  「估计是你芸姨她们来了,你快下去帮忙,快快。」老妈边说边推我出门,唉,把自己儿子当成苦力了。好不容易一个星期天,本来想弄出来的计划对付杨老师来着,也罢,出去放松一下筋骨,抖擞抖擞精神也好。
  下了楼,就看见搬家公司车,有个美妇在那指手画脚的督促着,估计那就是芸姨吧。40多岁的芸姨染了一头暗红的头发,穿着黑色过膝的裙子。上身深V型紫色低胸衬衣,把她1/ 3的乳房裸露在外边。芸姨保养的很好,看起来只有30多岁的样子,她长得一般,不过看起来给人一种欲求不满的感觉。从侧面看着她那对雪白的豪乳,我不禁吞了口唾沫。
  「芸姨……我妈妈让我来帮你忙,有什么要搬的吗」听见我的声音,芸姨转过了身,她的一对乳房也随着摆动着。
  「哎呦……这不是刘宇吗,都长这么高了,我记得前俩年你还那么小」边说边走到我身边,捏了捏我的脸颊。
  我难道看起来像个婴儿?看见我都要捏捏才罢休?
  不过芸姨那对奶子近距离看是那么具有诱惑力,特别是她穿的很性感,就格外让我感到心痒难搔。这时手里捧着一堆东西的一个搬家公司雇员从我们身边走过,不小心掉了个物件在我脚边。
  「你们小心一些啊,这些都很贵重的……」芸姨一边说一边弯下腰要捡那个东西。她的丰满的乳房因为重力的关系变成了木瓜的形状,轻轻的晃动着,芸姨居然没有穿奶罩,暗红色的奶头也随着木瓜型的乳房轻轻的摆动着。
  看了这一幕我的肉棒「嗖」的一下挺了起来,因为穿着运动裤,肉棒挺的很高,还恰恰……恰恰的……因为芸姨离我很近,弯下腰时脸正对着我的肉棒的位置,鼓起的肉棒就这样恰好的打在了芸姨的脸上。我可以清晰的感觉到我的大鸡巴与芸姨脸颊的摩擦,肉棒兴奋的颤了一颤,在芸姨脸上轻轻的晃动了一下。
  我的脸立马红了,虽然很兴奋,但是感到非常的不好意思,身子赶紧往后退了俩步,用手压着鼓起的肉棒,低着头不知道怎么办。怎么说芸姨都是我老妈的朋友,我平时在怎么NB,也没想到过这种事情会发生,弄的我不知所措。
  「对……对不起……」我真不知道该说什么来缓解眼前的尴尬场面。
  也没等芸姨说什么,我立马捡起一个箱子就跑上了楼。三十六计走位上策。
  却没注意芸姨眼中那异样的眼光。跑到楼上,我放下箱子,身体依着墙隔着裤子套弄起我的肉棒来,想着刚才肉棒摩擦芸姨脸颊的情景,让我的呼气都沉重了起来。
  就这样忙了几个小时,才把所有的东西都搬了进来,我整个人都快累瘫了。
  出了一身的汗。搬家公司的人忙完了也都离开了,屋子里就剩下我和芸姨。
  这时芸姨端了杯芒果汁来。
  「忙坏了了吧,辛苦你了,来喝杯芒果汁吗……」边说边笑着递给我,眼里透着一丝狡诘的笑意。刘宇我向来善于察言观色,却没能解读那丝笑意,脑袋一走神,没能接住那杯芒果汁,结果下半身被芒果汁撒了一身。
  「哎呀……你小心一些吗」芸姨立马蹲下来帮我擦拭着,她不擦别的地方,却擦着我肉棒的位置,因为她蹲下了身,我又看见那对性感的乳房。这么一看一擦,肉棒又胀了起来。我连忙退了俩步,不好意思的说「我自己来吧……」虽然我对女人的欲望很强烈,但芸姨是不一样的。
  虽然她散发着成熟女人的骚劲儿,身材也没得说,不过她也有种母性威严。
  老是让我联想起我老妈来,让古灵精怪,色胆包天的我也不敢雷池半步。
  「芸姨,天色也不早了,我就回去了,刚好回去也洗个澡」我边说边走到门边。
  「别走啊,刘宇,你在这洗吧,你妈妈要是看到你这样子,还以为我虐待你了呢……让我多不好意思啊,来……来……你进去洗吧。」芸姨不由我分说,拉着我就把我推进了浴室。
  (芸姨怎么怪怪的,她难道想让我肏她吧?)我嘀咕着,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  肏她?不敢。让老爸老妈知道不是闹着玩的。边想我边打开了水龙头,热水撒在身上,也带走了我的疲劳。NND不想了。我闭上了眼睛,尽情得享受着热水浴,心情又开朗了起来,边摇着我的小屁屁,边哼起了我的淫歌来。
  「你让我来肏……让我肏……肏的你哇哇叫……」(我让你依靠让你靠,没什么大不了,任贤齐)「呵……呵,现在的孩子可真逗……」这句话吓了我一跳,我忙转过身,看见芸姨拿着一条澡巾在手里。我呆呆看着她,她却没有直视我,眼神向下,我随着她的眼神看去……她居然在看我胀起的鸡巴,我连忙用手捂着我的肉棒。
  「芸姨……你……你干什么啊」「给你毛巾啊,哎呀……别不好意思吗……你小时候我还帮你洗过澡呢。来毛巾放在这了」边说边走了出去。
  MD……fuck!我讨厌这种感觉,完全被人玩弄于鼓掌之上的感觉,却一点折都没有。真相扑上去肏她,却又不敢,真是窝囊的要死。芸姨在我小的时候就常来我家,跟亲戚似的,那一份长者的威严让我不敢放肆。
  我不敢多呆,用毛巾擦了擦身体穿了衣服就准备回家。
  「来喝了这杯芒果汁吧,这回接好啊……」芸姨笑着对我说。
  我接过芒果汁咕噜噜一饮而尽,味道有点怪,可能是不同品牌的关系吧。
  「芸姨没别的事我就回去了,我妈该等我了。」「哎呀,我忘了,你帮我把这个镜子搬到卧室吧,好了你就可以走了,麻烦你了呀」芸姨说到。
  「好……」镜子不是很大,我拿起来走向了卧室,突然感觉脑袋有点晕晕的,泛起了困,一步没走好,差点摔倒。
  「你没事吧?」芸姨关切的问道「我没事,可能太累了吧」我鼓起最后一份力气抬着镜子走进了卧室,当我把镜子放下的时候,人已经困的站不起来,眼皮沉沉的,身子不停使唤,倒在了床上,睡了过去。
  我做了个奇怪的梦,梦里好多性感裸体的美女,她们有的叫着我的名字,有的舔着我的肉棒。有的舔着我的耳朵,挑逗性的往里边吹着带有香味的热气。她们还用小穴擦我的鼻子,在我脸上摸来抹去的,弄的我的脸沾满了淫汁。她们把我按到在床上,扭动着腰肢,晃动着她们雪白的大屁股,用她们的湿湿的小穴夹着我红胀的肉棒,一上一下的套弄着。随着「吱……吱」床铺的声音,我不知道射了多少次,自己完全融化在了美女们的温柔乡里。
  不知道睡了多长时间,我终于醒了过来,脑袋还是沉沉的胀胀的,让我无法思考。浑身象散了架一样,疲惫不堪。下边的肉棒也是麻麻的,就连我的乳头也是胀胀的。
  「你终于醒啦?是不是搬家累到了,真是不好意思啊」旁边想起芸姨的声音。
  这时我脑袋很疼,根本没法思考,甩了句「我回去了……」便拖着身体浑浑噩噩的回到了家。
  过了近俩个小时我才恢复了意识,脑袋又恢复了思考能力。我觉得自己很奇怪,从来没有那么突然睡去过。难道真是太累了?突然睡去……(突然睡去?NND不会吧)我想起了我的我的迷药来,我试验迷药的过程,每次醒来脑袋也象是被砸过一样,胀胀的………不会吧?不可能……不过脑海里又浮现起芸姨那狡诘的笑意……感觉越来越不对劲了……梦?真是不错的梦,从来没做过那样的淫梦,能肏到那么多美女……梦??「
  「喝了你的药,做了个奇怪的梦」她说奇怪因为做了淫梦,不好意思说出来吧……MDDDDDDDDDDDDDDDDDDDDDDD,我被迷奸了!!!
  我被迷奸了!!!!
  芸姨奇怪的举止还有这种种推断,我想90% 我被迷奸了。
  哈哈,那就有意思了。
  被迷奸没有什么好抱怨的,不过不能享受过程却让我很憋屈。还有我不敢100% sure自己被迷奸了,毕竟身上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。不过以后对芸姨却要多长一颗心眼了。
【完】